人生就象打橄榄球一样,不能犯规,也不要闪避球,而应向底线冲过去。

西部百强县里,也有另一个中国

2018-10-27 01:08:12 投稿人 : yuanshangdian 围观 : 69 次 0 评论
西部百强县里,也有另一个中国


文丨西部君


前不久《人民日报》刊登的“2018年度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”榜单,备受关注。甚至因为个别县市是否应上榜的问题,还引发了一场口水战。


来源:人民日报


与此同时,对于榜单的各式解读,也催生了不少爆文。西部君目力所及,最火的应该是一篇标题为《“百强县”里,读懂另一个中国》的文章。


恰巧,最近也有机构发布了《中国西部地区县域发展监测报告2018》,并同时公布了“2018中国西部百强县市”名单。


来源:经济观察网


在西部君看来,全国“百强县”名单,代表着中国县域经济的头部力量和最高发展水平,那么将西部“百强县”名单与之对照,就可以清晰发现县域经济的失衡与断层的一面。


由此所展现的“另一个中国”或许更值得读懂。


1.四川、云南、内蒙古、陕西县域经济相对较好


西部12省市中,除甘肃、西藏,其余10个省市区均有百强县入账。数量排名分别为:


四川27个、云南13个、内蒙古12个、广西11个、新疆10个、贵州9个、陕西9个、重庆6个、宁夏2个、青海1个。


去年相比,今年中国“西部百强县市”共有7个“新成员”,分别为陕西黄陵县、志丹县、定边县、彬州市,云南建水县、富源县,广西容县。


从数量变化看,四川比去年减少1个,内蒙古减少4个,云南增加2个,重庆增加1个,陕西增加4个。宁夏、青海、广西、新疆、贵州保持数量不变。其中,内蒙古减少最多,陕西增加最多。


来源:中商产业研究院


论经济总量排名,西部12省市区依次为四川、陕西、广西、重庆、云南、内蒙古、贵州、新疆、甘肃、宁夏、青海、西藏。


百强县市的数量排名则为:四川、云南、内蒙古、广西、新疆、贵州、陕西、重庆、宁夏、青海、甘肃、西藏。


对比之下,仅依据数量可以直观看出,结合所在省市区的经济总量,四川、云南、内蒙古、新疆四地的县域经济发展相对较好。


2.西部地区头部县市主要依赖资源


前十名中,陕西有神木县,内蒙古有准格尔旗和古伊金霍洛旗,贵州有盘州、仁怀、兴义,四川有西昌,新疆有昌吉、石河子、库尔勒。


贵州和新疆为大赢家,都拿下三个席位。其次为内蒙古2席,陕西和四川各一个。


这一构成,与全国百强县中,江苏以23席独占鳌头,但在前十强中也包揽了6席有所不同。四川作为入围西部百强县市最多的地区,在前十名中,却只有一个西昌入列。说明西部头部县市的分布,相对更分散。


不过若论总数,四川占据了整个西部的四分之一强,四川、云南、内蒙古三地,占据了52%——县域经济发展依然算比较集中。


西昌


更大的不同,表现在产业结构的差别上。像江苏的昆山、江阴、常熟,随便拎出一个,都是制造业和民营经济见长。如江阴,截至2017年底,在A股上市的企业就有30家,境外上市公司17家,堪称“中国制造业第一县”。


但西部百强县市的头部选手,主要靠的是自然资源,或者“一招鲜”。


如排名第一的神木,素有“中国产煤第一大县”之称;二三名的准格尔旗、伊金霍洛旗,本就与神木相邻,同样是主打煤炭资源开发。盘州也是煤炭大户。


仁怀则以酿酒产业闻名,是著名的茅台之乡;西昌、石河子分别属于州政府、兵团所在地,政策资源显著。


3.西部仅有一个县进入全国百强县前四十


虽然同为百强县,但西部百强县和全国百强县是完全两个概念。


在全国百强县中,西部地区只有内蒙古准格尔旗、新疆库尔勒、陕西神木、陕西府谷、云南安宁、贵州仁怀、广西平果、宁夏宁武、贵州盘州、四川西昌、陕西韩城共11个县市上榜,刚好过10%的比例。


其中排名最高的是内蒙古准格尔旗,为21名,也是西部地区唯一一个进入全国前四十名的地区。但即便如此,论产业结构、存在感,还是被排在它身后的多数东部县市甩出几条街。


单看经济总量,全国百强县首位的昆山市,2017年GDP总量高达3500亿,基本上和西部的贵州省会贵阳相当。而排名西部第一的神木,GDP总量只有1100亿。


神木


全国百强县最后一名的江苏东海县,是江苏人均GDP最低的县之一,其2017年GDP总量为359亿,而西部百强县最后一名广西容县,仅有216亿元。


由百强县市的差距可以看出,在比较东西部的发展水平时,人们习惯性拿大城市来作参考,其实很容易造成一种错觉,或者说因此低估东西部的真实差距。


要说西部和东部最显著的差距,其实恰恰不在于大都市,而是县域经济的发展状况。它们无论是经济体量,还是产业结构,都才是东西部差距最真实的反映。


4.西部县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突出


当然,东西部县域经济发展水平差距大,但也并非完全没有相同点。


全国百强县中,苏州,无锡,常州三市的县域经济表现尤其突出。而在西部百强县中,也可以找出几个具有代表性的案例。


比如,准格尔旗、伊金霍洛旗、鄂托克旗、鄂托克前旗都属于内蒙古鄂尔多斯;神木、府谷、靖边、定边四县市属于陕西榆林。但表现最突出的,还是成都。


鄂尔多斯


在四川入围的27个县市中,金堂、简阳、彭州、都江堰、新津、崇州、邛崃、大邑等八县市都属于成都,占据整个四川近三分之一的体量。如果算上这两年已由县改区的双流、郫县,这个比例将更高。


另外,四川还有一个典型的“弱市强县”的代表德阳。此次德阳有广汉、绵竹、什邡三个县级市入围,且都在50强之列,占据德阳下辖县区市数量的一半。


从以上可以看出,虽然西部县域经济较之于东部有较大差距,但是在西部地区内部,县域经济的发展不平衡局面同样较突出。


总结


未来中国发展水平的高端代表,无疑仍是那些耀眼的全国百强县及其所在的发达地区、大城市群、强省份,但短板和底线,将依然由西部百强县来定义。


当它们在综合实力上,能够站上一个新台阶,才能说明区域发展更平衡,发展的质量更高了。所谓可持续发展、高质量发展、平衡发展,都要从这里来挖掘潜力。


来源:XX博客,转载请注明作者或出处,尊重原创!

相关文章